返回
首页票品资讯我的
2021现代舞野花南京站

现代舞《野花》南京站

状态:演出结束

价格:80.00

项目详情

*应防疫要求,请大家佩戴口罩、主动出示健康码、行程轨迹码,持身份证按照要求实名登记并配合测量体温入场,观演过程中请对号入座,保持安全距离。违反防疫要求者,谢绝入场。(若苏康码非绿码将谢绝入场)

*本场演出谢绝1.2米以下儿童入场

*演出票一经售出不可退换,一人一票,对号入座。感谢您的配合,祝您观演愉快!

2021上海金星舞蹈团现代舞《野花》-南京站

上海金星舞蹈团于1999年建立,是中国第一家民营现代舞蹈团体。在艺术总监和舞蹈家金星的带领下,舞团已发展成为中国现代舞蹈的中坚力量。

2002年起,上海金星舞蹈团的足迹遍布亚、欧、北美等许多国家和地区,也参加了世界各地一些著名艺术节及舞蹈节的演出,如:英国和瑞士的舞蹈节、意大利威尼斯艺术双年展、奥地利萨尔斯堡艺术节、2008年西班牙萨拉戈萨西博会、澳门艺术节、新加坡艺术节、澳大利亚阿德莱德艺术节、以及德国、美国和法国等国家的舞蹈节。

艺术总监:金星

2021上海金星舞蹈团现代舞《野花》-南京站

金星---著名舞蹈艺术家,中国现代舞领军人物。上世纪70 年代开始其舞蹈生涯,从九岁起在沈阳军区歌舞团接受舞蹈训练,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。

在美深造现代舞期间,被聘为1991年美国舞蹈节首席编舞,她的作品“半梦”荣获美国舞蹈节“最佳编舞奖”,同年移居欧洲,在美国和欧洲留学六年后,1994年金星回到了中国。1996年,她与北京市文化部合作创建了北京现代舞蹈团。1998年其代表作《红与黑》获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颁发的“文华奖”。 2000年迁居上海并成立金星舞蹈团。2006年,她成功地创办了“舞在上海”国际现代舞蹈节——一个由民间组织举办的现代舞蹈节。

现代舞《野花》

现代舞《野花》是金星舞蹈团2018年全新态度之作!历时近4年构思打磨,也是金星与编舞大师Arthur Kuggeleyn的二度合作。

Arthur Kuggeley荷兰前卫编舞大师, 曾在瑞士和柏林从事戏剧表演,他的编舞挑战、打破传统舞蹈编排风格,带有戏剧情境式的矩阵美感,在《笼中鸟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,在国内外数次巡演中饱受赞誉。

《野花》并非是“田野上的花儿”,而是一种有“态度”的存在——凶猛而独特、有目标有决心,表征着一种顽固的生命力,这种生命力可以让野花在坚硬的水泥中盛放、在苍白中五光十色、在禁锢中婉约……

《野花》的动作从胯部这个蕴含生命隐秘力量的部位出发,向不同方向、以不同力度衍生出无穷丰饶的个性形象。在强韧的碰撞对抗里逃逸,在一次次循环里复苏醒悟,暗涌凝聚,经历过狰狞险恶、惨淡煎熬、残酷肆虐,从一次次迂回蜿蜒轮回聚拢成新的解决和蜕变。奔涌澎湃滔滔不绝的能指层层翻涌,被激发被扩散升腾。疾风飞瀑剑气四溅凌空劈斩,舞者长时间大幅度的甩头,发丝如针电击火花,观者秒入痴迷。

——张向阳 剧评人

(摘自《北京日报》剧评)

《野花》是非常有挑战性的一个作品,亚瑟·库格兰始终聚焦当代人的身体主题,聚焦城市中现代人灵魂的焦虑与挣扎,他试图创作出一首关于“水泥森林”中人们生命存在的身体诗歌……

——彭涛  国际戏剧评论家协会中国分会主席

(摘自《北青艺评》)

看金星舞团的《野花》,依然是亚瑟·库格兰编舞,依然是身体的打开、扭动、缠绕,单一动作的不断重复和变奏,性的觉醒、诱惑、迷狂和迷思。70分钟不间断舞动,从轻盈到狂烈到最后悲喜交集的毁灭式爆发,真是酣畅淋漓。从没见过中国人在舞台上如此袒露地表现生命的本能,并将其升华为一场荒凉的庆典和极乐的悲悼。

——李静、《北京日报》编辑、作家、剧评人

温馨提示

一个订单对应一个证件;证件支持:身份证

购票须知

限购说明

每单限购4张

儿童购票说明

1.2米以上凭成人票入场,1.2米以下谢绝入场

退换政策

票品为有价证券,非普通商品,其背后承载的文化服务具有时效性,稀缺性等特征,不支持退换。

禁止携带物品说明

由于安保和版权的原因,大多数演出、展览及比赛场所禁止携带食品、饮料、专业摄录设备、打火机等物品,请您注意现场工作人员和广播的提示,予以配合

推荐演出
演出结束
黄河票务

版权所有 : 黄河票务

营业性演出许可证  | 营业执照